隱墨獨殤@餓了的阿瑄瑄

我來了、你卻走了。
主雙黑、沈迷愛麗絲與直美小姐姐,凹凸雷安/瑞凱可
學測考生緩慢更新!

賢者

*其實是祭司那套金皮跟紫皮惹的禍



他們叫她賢者,神眷,未卜的先知,那個纖細得抓不住的女人,一把嗓子像碎銀,胳膊則是柔柔箍緊人不放的一窩水藻。她被雇在店門驅趕蛆蟲和蝴蝶,用以換取那些越來越淡的藍色砂糖。沒有人在意她打哪來。但她說可以叫她蘿絲瑪莉,蘿——絲——瑪——莉,蘿絲、瑪莉、蘿西,這些蒙灰了的伊比利名諱或隨便什麼都好,一個貴族的名字以及一夜一餐便能在此紮根。被金箔和玫瑰包裹的女人,她依然在月下大搖大擺,無恥,羞人。倫敦人咒她死在下水道裡,像過街老鼠,但法國女郎搖了搖頭,漂亮的眼睫蝶似的眨著,仿若分隔霧靄和人間,分隔西邊的海與東方的落日。法國女人濃妝豔抹,說那個成灰的她終在花街巷尾重生,迷迭香,迷走夜裡的野獸,她會被叫做蘿絲瑪莉。


你為她神魂顛倒,把心臟鑲上黃金獻給她,但她跟別的男人混在一起卻不為別的,只為趣味。可誰知道,幾百年前她說過汗水有陽光下的青草味,可雲中卻有她的淚水,愛一個男人不過一場一百年的夢,你早就拋棄她了,又讓迷迭香淪回街邊的年輕野花,什麼都賣卻什麼也賺不得。可憐呀可憐。這個世紀的倫敦人說有個先生想把她買回家奉為上賓,給她貂皮披肩或花雕絲傘,再讓她起個新的名字以取代已逝的十七歲新妻受王后教育。不,她道。她說喪禮花環能夠再編,永遠響著喪鐘的城鎮終有天會被風吹散,而銀板照片前的燭燈卻永不該熄。時刻未到,上帝未應許你。


於是她繼續驅趕她膝上和店門前的落葉與蟲繭。這天影裡走來一個窮困潦倒的男人,還帶著點上世紀的紳士菸草味兒;他說要把她買回家,給她受王后教育,但不會給她一個不想要的新名字,不需要取代誰瘦弱早夭的一先令妻子。他沒什麼錢,但可以給她阿拉伯人鸚鵡翼裡的星空,給她義大利人古鋼琴裡的黑白珍珠,或是棗椰與露水孕育的廣闊田疇,只哀求她能別繼續坐在路邊勾弄那些纏不完的蜘蛛絲,別拿鉤針把它們織成冬裡的羊毛毯。不,她道。她該回去了,回到落日裡尋找不歸林,在那裡照看養育她的豹子,她的母親,而她是牠的獨子,亦是來自原野的星光與泡影。人們全拿那男人當茶餘飯後的笑話,也有人苦苦勸他別執意了,那女人帶來的不是鴿子而是老鷹與鴟梟,甚至肩披他們民族的血高唱淫言穢語的曲調。我們稱她神屬,說她貞潔,自日月的淵藪中堅信於她留下的細碎光輝,走上她的虎掌與荊藤為我們開的道;可她卻棄我們為敝屣,斷了水流的清源。想妳了,她對蒼天與碎星喃喃,我想妳了。吾主啊,我當受罰。







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  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  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  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  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  


  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  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  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  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  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  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  


  喊完之后呢?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  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  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  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  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  


  


  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  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  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  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  


  


  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  


  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  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
  

《瞻妄月亮》

*冬巡組向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請告訴我,我看見的是什麼?我眼前可是一輪又大又滿的白銀光輪喲。他好像這麼說過,被誰無情的駁回了。可你知道嗎?你這瘋子,今晚根本就沒有月。這個冬天都不會有月。幾盞燈過去了,幾株草木垂垂老矣了,陽光外卻仍是漫漫長夜。




閉眼吧法斯法菲萊特,現在還來得及,在下一個冬天來臨前都來得及;你有完整的身軀和嶙峋骨幹,有青金石拉碧斯的智慧也有郭斯特的玻璃眼珠,即使它們從未真正屬於你。他們屬於生、屬於光,你不屬於任何一處。啊啊,切勿戒慎恐懼、戒慎恐懼,嗚呼哀哉呀,金剛慈悲菩薩記得你,卻仍放手讓你走了,你是不受歡迎的孩子。




他的寂寞像海像白化珊瑚裡的海葵,像詩人眼裡闃靜的星空;他不說話了,薄荷色的唇再也不願發出聲來,也許他早在上個冬天失聲,現在誰都把他當成了個啞巴。有誰說的,死亡使得一切失去意義,卻讓生變得有價值,但他年輕的性命未曾死去,卻也從未活過,因為博物誌上找不著安特庫琪賽特的名,虛之岬留不住他的腳印。四以下的你最好放棄,三以上的也都捨棄掉吧,薄薄紙張和冬夜的水銀與枯草味才是你真正歸屬。回來吧法斯法菲萊特,忘記復生的帕帕拉恰,忘記從未感受過冰雪的艾庫美亞,忘記逸散宇宙的礦物們,忘記已死的安特庫。你能在這活得比野獸高尚,你享有崇高的權力;畢竟直至你化為齏粉前,沒有人能夠被救贖。

《春之戀》太中

*萬聖節快樂!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又是他。妳從三個月前開始打工便站起的吧台後走了出來正準備休息去,卻從木桌上的玻璃杯間又看見他,心底暗暗的嘟囔了聲今日真是個壞日子。




「客人,點些什麼?」




眼前的黑髮男人很年輕,俊秀臉龐偶爾顯得他淡漠,瞳眸裡帶點東方男人的神秘。他未曾帶過女伴,卻常點那些廣受女客們歡迎的品項:熱巧克力加鮮奶油,卡布奇諾加糖配甜膩的黑森林,妳甚至能夠默念出他的常點清單。妳常常想這東方人的腦殼裡都裝了些什麼,這鬼地方除了煙草與美人外什麼都沒了,開在這的咖啡廳又能有什麼。他會不會自己一個人就這麼過,在異國什麼也沒留下。此刻他擺出那副最能讓年輕女孩忍不住想把他好好珍藏的表情來,但妳最熟悉不過這種小伎倆了。他薄唇扯開一條細細的縫,一口流利法語發音不輸當地居民,聽聞他曾在此居留過幾年,為了尋個天涯浪子。




「一如往常。」




妳從來都沒有漏看,他眼神裡多了低熱的狂潮,但很快隨他眼裡的光而去,見來混濁不淨。妳將茶包很快地撕開,準確的扔進白瓷茶杯裡,而後倒進了滾燙的熱水。




不出妳所料,熟悉的莓果味中他開始胡言亂語,也許對妳、對天、也對他自己。妳曾問過他為何要在她面前裝瘋賣傻,他卻沒頭沒腦回了妳一句:因為瘋子的故事才會有人記得。他說他要找一個人,但他飄盪了幾個世紀都不曾瞥見那抹身影。妳當時也只覺得他果真瘋了,便也沒多理他,從彼時起妳卻每次都必須聽他天花亂墜的說話,從地中海聊到中古世紀的美人。




「可憐可愛的小姐,妳可曾聽聞——」他那脆弱細頸上堪堪掛著細緻的頭顱,妳有時覺得他太不真實、太可能化成風,於是漸漸的妳也只讓他當個笑話了,即使是他認真的話妳仍把他當作生活一點點的番紅花,「入夢後若仍想起便是失去。」




那杯花茶裡是千百個他們相遇的春天的味道。




喔、我該怎麼確定接下來的日子裡,我都能記住你的味道。




在嚴嚴凜冬後,暖春終於恩賜我們一方溫煦。




「親愛的花仙子啊,世界上因為一杯茶而墜入愛河的人有多少呢?」


「我不知道,可能只有你這一個天真爛漫的瘋子。」




拖顯優柔寡斷,快又庸俗廉價,他說這便是要輕飲慢吮,方能嚐出花香林底的光和影。




然後他又問,小姐小姐、可人溫柔的美麗小姐,妳願意成為我的花仙子嗎?




妳搖了搖頭,笑著對他說:不了,我還是當我的咖啡小姐吧。




那人常常來妳打工的小咖啡店,妳依稀又看到他那張東方面孔在人群裡漸漸模糊、漸漸蒼老,很快的埋沒在金髮與藍眸裡。




-




幾年後來了個男人,他有橙色的髮和海藍的雙眸,眼底似乎囚禁誰的影子。明是初遇,他卻用彷彿熟人一般輕快的口吻向我道來:嘿,年輕的小姐,聽我說個故事吧。




妳給了他一杯加糖的黑咖啡並在他身前坐好。他的故事裡有兩個男人,一個喜歡花、一個喜歡糖,一個上了街頭賣藝、一個繼承家業成了領主。幾百年前他們共同長大,最後也糾纏在了一起。當時安排和糖聯姻的城邦公主興起嫉妒之心,狠下心來安了個莫須有的罪名欲把花放逐。到了花即將遠行的日子,糖無法忍受分開後將承受的無邊孤寂,便用鐵鍊把花拴在了自己的地牢裡,直至凋萎。死後的花每夜的哭嚎響徹糖的城堡,想走出去見太陽卻怎麼樣也離不開陰暗濕冷的地下,鐵鍊在肌膚上留下消不去的痕跡。午夜鐵鍊掃過並撞擊地面的聲響與沈重哭聲時時刻刻充斥腦裡,公主再也忍受不了日日夜夜地折磨,拿著家傳匕首在地牢口自刎。而糖做了個正當的城主,貴族名號響亮,遠征大勝,帶著眾人的尊敬戰死沙場。死前他想起年輕的花,死後他自願回到了不見天日的地牢最深處。




直到最後,他們終於真正的屬於彼此。




「花仙子小姐,我們贈妳一朵玫瑰。直到妳也能找到妳所尋的花。」




不知何時,那個黑髮男人早就在橘髮男人身旁。他們在妳手裡留下一朵黑玫瑰離開了咖啡廳。遠遠地、模糊不清的,他倆挨著極近的距離,鳶色與海交織起了恨與愛。妳見著他們,心中不明有些苦澀與不甘。




那天夜裡入眠前,妳將黑玫瑰放在了床頭。夢裡妳見著了海色的花與鳶潭的糖,他們笑著對妳招招手示意妳走近,妳也鬼使神差地對他們言聽計從。你們來到了一座熟悉的城堡,妳本滿心歡喜想著他們會帶了什麼樣的驚喜,直到妳感受到手腕與腳踝的冰涼和口腔裡的鐵銹味,直到妳發現自己不論怎麼哭嚎也走不出陰暗濕冷的地牢。




然後,妳再也醒不過來。

有時候,我渴望世間有那麼一個人。他能夠完完全全參透我的想法,他可以像探針一樣侵入我的意念使我遠離一切混亂和美好。若我們一模一樣,或許互斥才是最可能的結果。我知道他懂得不服輸和倔傲,他會對人溫柔,會對人苛刻;他懂得活。他有小心思能記得並包容我這樣一個易碎的人。一個習於積灰的玻璃娃娃。我們不須長久,不須熾熱激情,只要能夠快樂便好,若我倆之間能有愛情。在我忘記他以前,我希望他已經把我拋得遠遠的了。煙消雲散。因為我會記得他的,刻骨銘心的幾十載或許一輩子。




然而世間不存在這樣的人。

耳機傳來的音樂和現實世界間是一片謐靜雨聲。你見過的事多了,可眼底仍舊澄澈,愛人是,恨也是。我稱之為愛的你將其寫為雨裡的雲霧,而你稱為愛的我只稱作寂寞。因為我在你心底聽見了一片雨。不大卻也不是細雨,淅淅瀝瀝落在你的心頭,你最愛的風景裡。我知道你念舊了,你身上和那個相別的夏有一樣的味道。你脫下你的西裝革履,我剝去遮掩胴體的白衣黑裙;我嘔出血液裡九罐帝拔癲,你燒了那些鐫金的情書。然後我們赤裎相袒。對,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。洞悉一切,同樣的棕髮棕眼,同樣肩寬同樣的想法,還有同樣深沉的惡意。你有最纖弱的神經,誰曾想過那也是最柔韌的,讓你挺著腰桿記得明日。病由心生,他們都這麼說。可我沒有心,你也沒有。

就,想起一個人了

來自中學的阿瑄

-


-


-


我見過的他總是笑著,陽光陽光的少年。心臟是透明水晶,還有一雙比我漂亮的眼睛,琥珀蜜蠟雕的精密,指骨嶙峋像梵谷星夜裡的燃燒樹叢。國中時我總喜歡有事沒事找他講話,覺得什麼都好,就想找找他。常特意經過那間教室,狀似漫不經心在窗旁的他身邊兜兜轉轉。儘管他未曾真正把目光放在我身上,春色和柔影罩在那張少年人的側臉上總是好看的。他對那看來比跟我更合拍的學姐能夠笑著打鬧,後來跟我好閨蜜交上了,最後他的中學戀情纏結在了小一歲的學妹指尖上,便是扯著把自己扭作一團瘀青也不得松了半分。


成為少女才懂得何謂戀慕。有苦澀、期待,也有不可重來的甜美之處。誰說那不是青春不是回憶,夏花響得叮叮噹噹,記著松下的影還有誰的酒窩。我記得我國二那年寒假,籃球比賽前一天實在經不住流感,一請假就消失了兩天,沒出現在校車上。第二天一起回家的大家誰都沒問我怎麼樣,他也沒搭車了,但那天在車上時好閨蜜拉著我的手,說那個人問了妳去哪啦,「xxx怎麼沒來?」,清清晰晰的我仍記著那句話的份量,沈甸甸的,耳膜里有什麼哐啷哐啷響。於是我回家又想起了,國小一樣得了流感,休養半好我便來學校了。那時他們流行畫憤怒鳥,一來就看見桌上擺著三張畫著憤怒鳥的卡片,其中一張跟著我的英文課本被放在破舊的木桌上。我拿起薄薄的壁報紙質卡片簡略翻了一下,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明白康復卡片如何令人鼻酸。但喉嚨灼燒發痛我就也沒說什麼,默默的跟我鄰座及前後共三人點頭道了謝,伸著凍透的指尖把卡片掃進了抽屜。英文課本書套上有一隻鉛筆尖不知輕重而刻下的憤怒鳥,我當時沒看見,只覺課本是我請假前一天忘了收的,直到寒假我才發現你為我做了這件事。也許只是捉弄、為了好玩,但現在想來,那便是稚氣孩子獨有的關懷方式,只專屬在這一切都能被原諒的懵懂年紀。


啊、是了,那時你就是我的鄰座,幾個月前才脫離肺炎魔掌。我不用想著你在醫院吊點滴的日子了。


好幾年後,一樣是冬,我向你坦白一切,而你委婉的拒絕我了。我想著沒關係,或許散了也未嘗不好,但我現在認為我們散的太久了,久到我會忘了那年冬的流感,會忘了獨獨你問的那句「妳上哪兒了?」,怪呀,我以為我記性很好的呀。但我還記得的,你總是喜歡笑,喜歡仗著身高說我們矮,還曾經在辦公室里拿塑膠蟲的模型嚇我,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那段日子可回不去喲。


我想我的確是喜歡你的,春日裡的少年,如果你還會記得我,如果我們還能再相遇的話。請原諒我這份沈重的心意,就讓我的心陪著你那段一樣因孤寂而凋萎的感情。我們會有伴的,有同樣的寂寞便懂那般的涼與酸澀。淒愁你我終會相逢於此,你願意的話,或許還會讓我抱抱你。

我希望您能成為一首詩。不需要莎士比亞和拜倫的翻弄撚揉,您自會成為我所渴望的那些漂亮字句。可我未曾想過,那樣的您只是空殼,眼眶裡空洞洞的什麼也沒有,甚至是寂寞與誰的悵然失神。您滿腹的委屈不滿,我明白的呀,可日子就是得這麼過下去,誰能逃出去誰就是贏家,但我們都贏不了的。我希望您成為一首詩,有遠方跟青山,也有我觸碰不到的夕陽晚霞。可以的話我想成為裡頭一顆不起眼的星子就行了,在孤獨的宇宙裡靜謐死去誰也不會發現少了一顆小行星的;可現實不是如此,我活著的一天便需要您在旁,否則我將如生生撕裂肺葉一般無法睜眼卻也死不成了——我也成不了灰色的小行星碎片。但也許那之前我該先成為一首詩。不需要長,只需要一行,但要有您,有我想要的光與風,有雨有霧,有滿目的四季搖蕩。您只想要安靜點,我偏不,反倒喜鬧而您卻仍安安分分,而我們分明是對方最好的陪伴者。

我成為不了一首詩的,沒有成詩的您辦不到的。那個人對我說了,日子總要這麼過下去的。那天我又說了什麼呢,好像是一點鬧脾氣的嘟噥吧,言語細碎無法成句。誰也未曾嘗過這般苦澀,千百年來如此,今日亦然。

我說,日子的確得這麼過下去的,可我也不想一個人過呀。

隨筆

水是甜的、是苦澀的、是清新的,夜叉白雪揮刀時常納悶泉鏡花眼底那汪活水是不是春天的花香,如蒼白月光在它掌上流淌。

泉鏡花曾見夜叉授命的狠戾,當時它反應過來時刀下已是猩紅蜿蜒,還有年幼的女孩面上被噴濺而出的彼岸沾染的倉皇。它曾見泉鏡花的眼變得污濁無光、聽見她命自己為夜叉之主,以無畏的狂妄口吻命令狂犬殺了它、再要他將自己帶入地獄。它那時沒多想些什麼,只同情那可憐的女孩強迫被拉上了不歸途。

而後尾崎紅葉牽起了她冰涼的掌,自此她被稱為三十五人殺,她得以提早見證人間陰晴。

所以泉鏡花怎麼可能喜歡上夜叉?

那些在黑手黨的日子全給泉鏡花藏進了袖子裡。

夜是寧靜的、是喜樂的、是悲戚的、是絕望的,而泉鏡花徹夜輾轉時便會想著在這樣的月下,如果夜叉白雪不再為她所掌、它會去哪呢?


淡蓝湖光:

!!!

玄叽:

!!

san.芷羊:

太强了

🌟五氧化二凌🌙:

🐴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